首頁>首頁幻燈

文藝界國家榮譽稱號和“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啟示錄

時間:2019年09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 博
0

忠誠·執著·樸實 

——文藝界國家榮譽稱號和“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啟示錄 

    9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在北京舉行,42人被授予國家勛章、國家榮譽稱號。其中,王蒙、秦怡、郭蘭英被授予“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樊錦詩被授予“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9月25日,“最美奮斗者”表彰大會在北京舉行, 278名個人、 22個集體被授予“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其中,于藍、王昆、贠恩鳳、李雪健、周令釗、夏菊花、秦怡、郭蘭英、常香玉、梅蘭芳、閻肅、謝晉、路遙、樊錦詩(按姓氏筆畫排序)獲得文藝界“最美奮斗者”個人稱號;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紅色文藝輕騎兵獲得文藝界“最美奮斗者”集體稱號。從這些為新中國文藝事業作出過重大貢獻、享有崇高聲譽,道德品質高尚、群眾公認的文藝工作者的經歷與故事中,我們能看到個人與國家發展命脈的緊密相連,也能看到這些平凡又偉大的個體在推動時代進步過程中的非凡貢獻。  

  1、藝術創作與時代發展同頻共振 

  從藝70多年來,“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中國文聯榮譽委員、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秦怡先后主演了《鐵道游擊隊》 《青春之歌》 《女籃五號》等30多部優秀影片,成功塑造了《鐵道游擊隊》里倔強勇敢的芳林嫂、《青春之歌》中慷慨就義的林紅等經典共產黨員形象。而在銀幕之外,秦怡更是用自己的一生踐行、彰顯著中國共產黨人的革命理想和道德情操。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后,秦怡先后捐款21萬元,這是她大部分的積蓄。2009年,剛做完腰椎手術的秦怡,一心牽掛著四川災區的孩子,不顧醫生反對飛赴都江堰參加上海援建汶川小學的開學典禮。2014年,電影《青海湖畔》從籌備到開拍,秦怡同時擔任編劇和主演, 92歲高齡的她四處深入生活、筆耕至深夜,并不懼3800米的高海拔,親自上高原拍戲……

  秦怡認為,共產黨員應該經常學習、經常充電,多參加各種活動,可以為自己了解社會、加強學習創造條件,“使我年邁的雙足盡可能地跟上時代的步伐” 。對待電影表演,秦怡永遠充滿激情:“無論是痛苦還是歡樂,我總要以滿腔激情去擁抱表演事業,這是一支我永遠唱不盡的歌。 ”

  與秦怡一樣,已故“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著名導演謝晉50多年的藝術生涯,也是文藝創作與時代發展同頻共振的典型范例。謝晉對國家、社會和時代的思考,在他每個時期的電影作品中都有著非常鮮明的體現——在新中國成立后的“十七年”時期,謝晉執導了一系列高度符合新中國主流意識形態的佳作,如《女籃五號》《紅色娘子軍》《舞臺姐妹》等。 “文革”結束后,謝晉又通過電影藝術反思歷史、直面當下、展望未來,接連執導了《天云山傳奇》 《牧馬人》《芙蓉鎮》等優秀作品,集中展現改革開放以來人民思想解放、時代風云激蕩的歷程。而在上世紀90年代,謝晉又與時俱進地創作了《鴉片戰爭》 《女足九號》等力作。

  “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中國文聯榮譽委員、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郭蘭英為中國民族歌劇表演體系的建立和民族演唱藝術的發展作出了開拓性貢獻。新中國成立后,她先后塑造了《白毛女》中的喜兒、《小二黑結婚》中的小芹等眾多光彩奪目的舞臺藝術形象。她演唱的《我的祖國》《南泥灣》《人說山西好風光》等膾炙人口的歌曲,歷經半個多世紀傳唱至今。

  郭蘭英4歲開始學藝, 5歲登臺演出,她的歌從新中國成立前唱到新中國成立后,歌迷跨越幾代人。在舊社會受過無數苦難的郭蘭英,對黨和祖國有著發自內心的愛。“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一切,黨就是我的媽媽。所以一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首歌,我就激動,就想流淚。我是一輩子感黨的恩,一輩子歌頌黨、歌頌祖國。 ”郭蘭英無比質樸的話,卻道出了一位人民藝術家對黨和祖國的真情實感。

  “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美術家、設計藝術家、美術教育家周令釗以手中妙筆,描繪出國家形象,展現民族榮光,被譽為“中國藝術設計大師” 。設計開國大典上的巨幅毛主席畫像的經歷,令周令釗至今難忘。在那個沒有升降機等現代化設備輔助創作的年代里,要完成一幅高6米、寬4 . 6米的巨幅畫像,難度極大。為了完成任務,周令釗和妻子陳若菊每天一早就帶著饅頭和咸菜來到天安門城樓,站在腳手架上一畫就是一整天。沒有足夠長的尺子,他們就像木工一樣用粉線帶畫格子;怕普通畫布不夠結實,他們就選擇用馬口鐵當畫布……整個創作過程他們幾乎全憑經驗和感覺,以及一種“非常愿意為一個新的中國去做事情”的熱情。

  在圓滿完成毛主席畫像之后,更多的設計任務落在了周令釗身上,他先后參與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徽、共青團團旗、少先隊隊旗、人民解放軍八一勛章、獨立自由勛章、解放勛章、第二至四套人民幣、人民大會堂主會場“滿天星”穹頂等眾多國家級的重要設計任務。

  “國家、人民養育了我的一生,草木也會成為有用之才。在我這棵樹上的年輪,有過曲折,有過艱辛,好在有堅強的生命力。對藝術的認真、勤奮和嚴謹,是我一生的習慣。身處盛世,國家昌盛,人民幸福,我還要為美化國家、美化人民生活,繼續工作。 ”百歲老人周令釗的創作腳步,仍未停止。

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 吳勇 攝 

  2、始終堅守文藝為人民的初心 

  烏蘭牧騎的蒙古語原意是“紅色的嫩芽”,后被引申為“紅色文藝輕騎兵”。1957年6月,第一支烏蘭牧騎在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的草原上誕生。作為“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全國文藝戰線的一面旗幟,60多年來,蘇尼特右旗一代代烏蘭牧騎隊員迎風雪、冒寒暑,長期在戈壁、草原上輾轉跋涉,以天為幕布,以地為舞臺,奉獻自己的青春,為基層的農牧民帶去精神文化。

  青年演員哈斯塔娜,就是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的一員。她說,“我是草原的女兒,錫林郭勒的蒼天厚土養育了我,世代傳承的草原文化哺育了我,烏蘭牧騎精神始終召喚著我”。14年前,哈斯塔娜從家鄉鑲黃旗來到鄰近的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工作,踏上了事業的起點,從此走上了越來越寬廣的文藝為人民的陽光大道。“烏蘭牧騎有一個特點,節目小型化是主流形式,題材當地化是對內容的基本要求。農牧民喜歡什么,我們就盡力自編自創什么節目。”哈斯塔娜說,“對于個人來說,‘藝為人生’在很大程度上無可厚非;但對于烏蘭牧騎人,‘藝為人民’才是我們此生無悔的追求。”

  “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已故著名藝術家、空政文工團創作員閻肅,同樣是始終堅守文藝為人民的初心的最佳范例。閻肅從藝60余年,始終模范踐行黨的文藝路線,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戰斗在謳歌主旋律、弘揚民族精神第一線,先后創作了《江姐》《黨的女兒》等一大批紅色經典,推出1000多部(首)深受人民群眾喜愛、無愧于時代的精品力作,參與策劃100多場重大文藝活動。

  “我們每一位以文藝為終身職業的從業者,我的同行們都應該做到‘四有’,那就是胸有大業,腹有詩書,肩有擔當,術有專攻!我們還應該有‘四藝’,那就是大義、道義之‘義’,堅毅、毅力之‘毅’,友誼、情誼之‘誼’,然后才可以談到藝術、文藝之‘藝’。”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閻肅道出了這樣的感言。

  在閻肅因病去世后,眾多文藝工作者都對他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而創作的精神給予了極高評價。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劇協主席濮存昕說,“閻肅老師為文藝事業奉獻全部,永遠堅持藝術創作,隨時聽候黨的召喚” 。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音協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徐沛東說,“閻肅先生常年筆耕不輟,緊跟時代潮流,深入大眾,捕捉人民的心聲,是文藝工作者學習的楷模” 。軍旅作家王樹增說,“他是在用生命創造藝術的鴻篇巨制,更是在為時代、為夢想高歌,抒發心中的大夢大愛” 。

  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展現了改革開放前后我國城鄉社會生活和人民思想情感的巨大變化,頌揚了拼搏奮進、敢為人先的時代精神,激勵了一代又一代青年人向上向善、自強不息,積極投身改革開放的時代洪流,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社會影響。“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平凡的世界》作者、已故著名作家路遙的創作秘訣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堅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將文學創作融入改革開放偉大實踐中,用心用情抒寫改革開放故事。

  與路遙一樣,“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著名作家王蒙也深諳優秀的文藝作品源自人民、源自生活的真理。1963年,王蒙來到新疆,與維吾爾族農民一起下地種植、同室而眠,朝夕相處如同家人。1974年至1978年,王蒙創作了長達70萬字的小說《這邊風景》 ,深入展示了新疆的自然風情、物產、氣候、風俗,從衣食住行到宗教儀式,從語言表達到情感訴求,王蒙有聲有色地描繪了維吾爾族原生態的生存方式,以及積淀在其民族性格中的精神質地。2012年,王蒙重新發現這部小說的手稿,在次年出版后引起巨大反響,并于2015年憑該作品獲得第九屆茅盾文學獎。

  黨的文藝戰線忠誠戰士——閻肅(油畫) 焦小健 胡蓉蓉 游迪文 席華僑 

  3、以精品力作展現民族精神和中國氣派 

  “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京劇藝術大師梅蘭芳,一生都在戲劇舞臺上講述中國人的故事、表現中國人的情懷、展示中國人的夢想—— 《黛玉葬花》體現了純潔美好的靈魂,《天女散花》顯示了端莊典雅的情趣,《霸王別姬》表現了英雄末路式的悲劇,《宇宙鋒》是對古代社會女子婚姻問題的審美觀照,《穆桂英掛帥》是寫感人至深的愛國主義……梅蘭芳以極具民族精神的精品之作,打動著一代又一代的觀眾。他的思想境界、道德情操、審美情趣,與中國傳統藝術的精神底蘊完美契合,創作出了能夠讓民族大眾欣賞并產生共鳴的佳作;同時,他也因為自己作品中所彰顯的中國氣派,而被其他國家和民族的觀眾所欽慕與贊賞。

  曾在《林家鋪子》《革命家庭》《烈火中永生》等影片中塑造過多個深入人心的經典形象的“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中國文聯榮譽委員、著名表演藝術家于藍,是中國共產黨的同齡人。她說,“17歲的時候,我就幸運地選擇了我們的黨,選擇了最正確的道路。能和我們的黨同齡,對我來說是最幸運的,也是最榮耀的。 ”

  1965年,于藍主演了電影生涯中的巔峰之作《烈火中永生》 。在影片中,她憑借精湛細膩的表演,塑造了有血有肉的“江姐”形象。“江姐對丈夫的愛,埋得很深。”于藍腦海里的江姐,有著一種特殊的冷靜與克制,“得知丈夫犧牲了,她在年輕人面前沒有哭,怕引起恐慌。而夜里,她裹在被子里壓著嗓子哭。 ”正是因為于藍既演出了江姐作為革命烈士的大無畏精神,又演出了她作為一個平凡女子的隱忍和犧牲,才令這一角色如此深入人心。

  “在我的表演生涯中,每個角色誕生的過程,都給我帶來了許多難忘而幸福的經歷。”為了演好演活角色,于藍很感激自己在體驗生活的過程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普通人,“他們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老師,給了我創造的依據和創造的活力。 ”

  一生致力于中國民族聲樂發展事業的“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已故著名歌唱家王昆,是新中國第一部歌劇《白毛女》主角喜兒的扮演者。演唱民歌是王昆一生熱愛的事業,她將自己的藝術生命融入到中國革命的歷史洪流當中,這使得她演唱的《南泥灣》《北風吹》《翻身道情》《秋收》《農友歌》《兄妹開荒》等優秀作品,給幾代中國人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1945年,王昆被選為民族新歌劇《白毛女》的女主角。“那個時候,嗓子不經常唱就難受。所以,我走路也唱,打飯也唱,到后來種西紅柿的時候也唱、修飛機場的時候也唱。 ”王昆曾回憶道,“我本來就是貧苦農民的女兒,在敵后游擊隊又生活過7年,天天跟農民在一起,我懂得農民的歡樂和痛苦。 ”正因如此,她才能唱出人民的心聲、唱到群眾的心坎里。

  82歲的“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雜協名譽主席夏菊花,多年來為傳承保護中國雜技文脈和武漢雜技文化不遺余力,創作表演了具有中國民族風格的《頂碗》 《柔術咬花》等優秀節目,堪稱中國傳統文化保護傳承領域具有引領性、創新性、示范性的標志性人物。

  1963年,經過3年的刻苦訓練,夏菊花擴大了人體多部位的表演功能,《頂碗》成為電影《春燕展翅》中最耀眼的雜技節目。“我要發展創新,做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情。 ”夏菊花認為,雜技藝術就是要挑戰極限,變不可能為可能。她說自己的性子就是要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情、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因為雜技天生要求“不一樣” ,只有讓觀眾“意想不到” ,才能稱得上是雜技。

  在不斷進行藝術創新的同時,夏菊花也始終牢記“共產黨員要為人民服務,黨的藝術家要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我的節目能夠在世界范圍內得到肯定,要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人民。 ”夏菊花說:“把吃苦留給自己,把美好留給人民,為人民服務,這就是一個雜技演員的使命。”

敦煌女兒(油畫) 袁元 

  4、馨香撲面的高尚藝德 

  唱戲先做人、無德藝不立,是“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已故著名豫劇表演藝術家常香玉一生的追求。常香玉不僅是豫劇“常派”的創始人,更是一位有口皆碑的德藝雙馨藝術大家。1951年8月至1952年3月,她率劇社巡回演出,募集資金捐獻“香玉劇社號”戰斗機支持抗美援朝。1953年4月,她率豫劇隊到抗美援朝前線舉辦180多場慰問演出。從早年義演捐獻飛機到后來投身扶危濟困公益事業,再到晚年籌資設立“香玉杯”獎掖豫劇后人,常香玉愛國愛民的高尚情懷和演戲先做好人的藝德,永遠馨香撲面。

  “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影協名譽主席、著名表演藝術家李雪健從藝40余年,也是文藝界崇德尚藝、德藝雙馨的典范。他在數十部影視和話劇作品中塑造了眾多生動鮮活的藝術形象,深受廣大觀眾喜愛。尤其是他塑造的焦裕祿、楊善洲等優秀共產黨員形象,作為弘揚主旋律、謳歌英雄模范、彰顯民族精神和改革開放時代精神的典型,發揮了重要的價值引領作用。

  李雪健至今仍記得,自己學當演員的第一課,老師就強調“做戲先做人” 。“演員也好、導演也好,文化藝術各行各業在舊社會地位都不高。共產黨領導咱們翻身做主人,演員的社會地位提高了,干得好就是人民藝術家、就是心靈工程師了,這是對演員最大的認可和鼓勵。我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要珍惜演員這個名號,不能辜負黨和人民的信任,要為文化的繁榮興盛貢獻自己的力量。 ”李雪健說,“雖然我是一個普通人,能力有限,但是我愿意跟著共產黨,在新時代做一枚堅硬的鋪路的小石子。 ”

  如果說常香玉、李雪健是文藝大家中德藝雙馨的代表人物,那么像樊錦詩、贠恩鳳這樣在基層默默奉獻、辛勤付出的文藝工作者,同樣令人感動。“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著名考古學家樊錦詩視敦煌石窟的安危如生命,扎根大漠,潛心石窟考古研究,堅持改革創新,帶領團隊致力于世界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為敦煌莫高窟文物和大遺址保護傳承與利用作出了突出貢獻,被譽為“敦煌女兒” 。

  不久前,樊錦詩自傳《我心歸處是敦煌:樊錦詩自述》出版。“在新時代,講好敦煌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堅定文化自信,我們責無旁貸。 ”這是樊錦詩最真實的心聲。敦煌定若遠,一信動經年。“越接觸敦煌,越覺得它真的是深不及底。越了解敦煌,也就越熱愛敦煌。 ”擇一事,終一生。如今的樊錦詩雖已退休,卻仍在為敦煌而四處奔走。“如果再讓我選擇,我還會選擇堅守敦煌,我這一輩子已經不能離開敦煌了。敦煌莫高窟是那么了不起的文化遺產,能為它服務是我的幸運。 ”

  “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獲得者、陜西省廣播電視民族樂團原團長、女高音歌唱家贠恩鳳長期義務為基層群眾演出,曾連續20多個春節主動下基層義演,并多次把演唱所得捐贈給災區群眾和貧困兒童。她以自己精湛的技藝、高尚的藝德贏得了社會廣泛認可和贊譽,被老百姓稱為“黃土高原上的銀鈴” 。

  雖然獲得過多項大獎和榮譽,贠恩鳳卻一直堅持做一名不圖金錢回報的音樂“義務工” 。1983年7月,陜西安康地區遭受百年不遇的洪澇災害,贠恩鳳將自己西安6場個人演唱會的全部收入捐獻給受災群眾。一次在西安孤兒院慰問演出后,她掏出身上僅有的150元錢和老伴的50元錢,全部捐給院里……這樣的事例在贠恩鳳的藝術生涯中不勝枚舉。“我真誠地對待老百姓,他們就會把我當成自家人。人民是我的良師益友,有了他們的認可,我的藝術之路才可能往下走。我藝術生涯最大的回報不是金錢,而是來自群眾的掌聲和關心,我的天職就是為人民歌唱。 ”贠恩鳳如是說。

(編輯:張鈺童)
會員服務
双色球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