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新文藝激活傳統新動力

時間:2019年11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蒲 波
0

新文藝激活傳統新動力

——三位新文藝群體拔尖人才的藝術故事
  他們有著自己的一片藝術天地,騰挪跌宕,使出渾身解數,憑借著好奇心、求知欲和難以割舍的對傳統藝術的熱愛,不斷探索和創新,走在一條未來充滿著不確定卻又非常自信的藝術道路上。他們因著各自的專長聲名鵲起,如今匯聚成一股文藝的洪流,成為繁榮發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力量——“新文藝群體”。作為傳統藝術的傳承者,他們有著怎樣的藝術故事呢?本報記者采訪了中國文聯第四期全國新文藝群體拔尖人才高級研修班的三位從事傳統藝術創新發展的學員,談談他們的創新經驗。
冀勇 口技傳承要創新

情景口技《家禽狂歡曲》
  冀勇是一名青年口技演員,也是北京大運河翰林藝術團團長。
  北京大運河翰林藝術團,這是怎樣的機構呢?——這家藝術團2009年成立,在北京市通州區,表演內容以曲藝為主,包括冀勇在內有四五位是主要成員,其他為簽約合作演員,有活動的時候大家才湊到一起。
  近兩年來,藝術團經營著通州區唯一的一個曲藝小劇場,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姜昆題詞“新曲苑”,每月都會邀請一位曲藝名家來劇場做惠民演出,表演內容主要是反映“新時代、新發展、新北京、新通州”。小劇場也不小,有兩個廳,大廳可容納450人,小廳可容納128人。對于曲藝表演來說,空間足夠了,然而冀勇卻很犯愁,他說:“一般只用小廳,賣票情況不太理想,基本上演一場賠一場,小劇場到目前為止沒有獲得其他支持。”
  繼續堅持還是放棄呢?冀勇真心舍不得放棄,“我也在積極尋求各方面的支持,已經開始的事情,半途而廢說不過去”。冀勇帶著藝術團積極參與了第七屆北京惠民文化消費季。“我們是通州區參與這屆北京惠民文化消費季的唯一一個演出單位,演出票價一律七折優惠,還會給觀眾送水、禮包等。”
  在市場上生存,除了外部因素的影響和制約,內在的生長是更加重要的事情。“口技與相聲不同,相聲創作相對容易出新,傳統口技的內容非常有限,我們學習了很多年,也只是學會了一些聲音。”讓口技表演能夠持續地吸引觀眾,成為冀勇要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我們在口技的形式上、風格上做了很多探索,還樹立了一個口號‘繼承傳統、堅持創新、打造精品、走向世界’”。
  在北京大運河翰林藝術團的一個品牌節目《家禽狂歡曲》里,冀勇扮演一位村長,其他團員扮演雞、鴨等穿著造型服裝的“家禽”。這個故事里,每個演員都會展示自己,和傳統的口技表演相比,更具有表演性和故事性,娛樂性很強。從2014年創排以來,這個節目在各個電視臺都很受歡迎。
  “過去,口技都是一個人在模仿各種聲音。我自己就是十五六歲的時候開始對洛桑的口技特別感興趣,然后拜師學藝。現在,要滿足劇場的表演需求,必須觸類旁通、融合創新。我自己也學相聲,盡量將口技節目做成一個完整的故事,把口技表演很合理地帶入故事里。”冀勇說:“單純模仿各種聲音的話,即使是模仿了1000種鳥,觀眾也聽不懂。”說到這里,他特別強調了下,口技藝術的歸屬問題,“口技到底應該歸屬雜技還是曲藝呢?現在沒有一致的說法。我覺得口技還是應該歸屬曲藝,它是一種語言交流的藝術”。
  近期,冀勇正在創作以大運河為背景的情景口技,這又是一個全新的嘗試。他搜集大運河沿岸的農具,將船錨、木桶、洗澡盆、搓衣板等都做成“樂器”,比如洗澡盆可以當大鼓,木桶可以做成五音排鼓。“故事講述農家的一天。清晨,鳥語花香。婦女們拿著笸籮在院子里給雞喂食。突然,狗竄出來,小狗搶骨頭,還打起來了……”冀勇說,這個節目的表演需要8個演員,還結合各種視頻素材,把視頻中的聲音消除,用口技來表演,如此口技節目就同時具有了視覺、聽覺效果。
  冀勇很年輕,在口技表演這條道路上卻堅守了近20年,經歷諸多艱辛,但是也收獲了若干鼓舞。2015年,他獲評第六屆北京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當時的心情難以言喻。這幾年作為文藝志愿者,他一去內蒙古、西藏等地區演出就是十幾天。“可能因為口技演出沒有語言障礙吧,在當地特別受歡迎,演出場次很多。”冀勇說,雖然目前還是有諸多困難,但是中國文聯、北京市文聯對新文藝群體的關懷,還是給了他很大的信心。
 
申莉“新雜藝”延展雜技演員的藝術生命

新馬戲《4×4》劇照

  申莉現為五采文(北京)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她從中國雜技團走出來“創業”,想要在“新雜藝”這個藝術領域為中國雜技演員開辟出另外一條生存的道路。“‘新雜藝’是對中國傳統雜技發展模式的有益補充,是中國雜技藝術追求可持續發展生發出來的新支點。”她說。
  “雜技演員的技藝是童子功,從小就得練習,但是雜技演員在舞臺上的藝術生命并不長。如今,雜技演員退役的年齡越來越小,一般能堅持到三四十歲退役的,都已經算很晚了。那些年輕的時候能在舞臺上拔尖的雜技演員,在年紀大了或者有了傷病之后,就不能再站在舞臺的中心了,于是收入也會大幅下降。”申莉說,現在,年輕雜技演員接觸面廣,思維活躍,也更多主動思考退役、轉行的問題,趁年輕為自己找一條后路。“新雜藝”其實就是用專業途徑來解決雜技演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
  “‘新雜藝’是國內的說法,在國外叫‘新馬戲’。”申莉回憶,第一次接觸到“新馬戲”還是在2017年,她當時在中國雜技團從事藝術管理工作,配合藝術家做傳統馬戲作品創作。“有一個北歐馬戲團來北京做工作坊,我有幸參加了交流活動,對他們展示的‘新馬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歐美,“新馬戲”已經有近50年的發展歷史了,是強調以“人”為中心的沒有“馬”的馬戲,結合劇場表演元素,成為集合聲、光、電、效的現場秀。Le Vide(《空虛》)是讓申莉特別難忘的一個“新馬戲”作品:表演者在10條繩索之間不斷重復攀爬、跌下。“作品演繹的是西方傳統神話西西弗斯的故事。表演者爬每條繩索雖然都不能爬到頂,但這種技巧的展現,已經讓觀眾非常滿足了。演出的最后,一個助理走出來,往地上撒紙片,這些紙片組成一句話‘必須認為西西弗斯是快樂的’。”申莉認為,在這樣的作品中,技藝成為對神話傳說做當代演繹的一種有效的方法或者載體。
  中國雜技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追求技藝的高精尖,這些年涌現出很多出色的作品。“新馬戲”的啟發,讓申莉開始有意識地對雜技演員做一些培訓——開發雜技演員的肢體表演的潛能,以滑稽表演為輔助手段豐富身體表達能力。“我發現,參加培訓的演員們不光是肢體表演能力大有進步,由內而外的精神面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申莉說,原本,雜技演員的二度創作是很少的,一般導演讓如何演就如何演,培訓之后,他們開始積極與導演互動,出想法,甚至到練功廳去一遍遍練習自己的想法。
  “演員的變化給了我很大的信心。我與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在做一些嘗試和探索,期待在雜技演員職業發展的延展上搭建一個很好的階梯。”申莉認為,只要年輕的雜技演員喜歡“新雜藝”這種表演方式,就值得去探索。現在各個文藝品類都在試圖做當代化的演繹,我覺得雜技演員也可以在拓展肢體表現能力的同時,拓展對傳統文化的認知。只有這樣,演繹出來的表演才能感染當代觀眾。這樣的雜技能表達深層的東西,而不是停留在技巧層面。主流的雜技演員在年富力強的時候都把技巧磨練得淋漓盡致了,等演不動了或者快演不動了的時候,選擇“新雜藝”這條路徑,還能在舞臺上再閃亮十年、二十年。
 
陳勵文  活化傳承傳統文化
 

陳勵文女紅藝術作品

  陳勵文一直在從事中華傳統文化的活化和創新研究,她同時在兩個方向上鉆研和實踐:一是將女紅藝術中的拼貼繡、補花繡與粵繡創新融合,應用在家具、空間陳設等方面;二是用手繪漫畫推廣華僑文化,并且跟當地產業如陳皮茶業等結合,做品牌包裝、店面形象、新品研發等。
  “女紅的涵蓋面很廣,刺繡、蠟染、紡織、縫紉等婦女從事的手工活都包括在內。我感興趣的是拼布藝術、立體繡的創新發展,此外,對古代的貼布繡、現代的法國繡等,我也會根據創作需要,活化運用,增加作品的立體感、畫面感。”陳勵文說。
  陳勵文的創作不光取決于創意,對技藝也有著很高的要求。為了完成滿意的作品,她與老縫紉師合作,一起鉆研針法、解決難題。“有很多獨門技藝是找不到人的,只能一起想辦法。我母親也是做服裝的,會給我一些意見。”陳勵文把每一個作品都當成挑戰去完成,她坦言,創作的時候很純粹,不會考慮有沒有人喜歡、有沒有人會買。
  “我不可能讓每個人都喜歡我的作品。做女紅,我只考慮最終效果是否能達到學術上或者專業上的滿意度。女紅是難以大批量生產的,追求市場化,只會降低品質。”她一方面執著地追求著自己的藝術理想,一方面也通過高級定制,為高級會所、酒店等空間創作女紅作品。
  陳勵文始終認為,女紅的魅力就在于它的工藝性、神秘感,它是一門有情懷的民間手工藝。“民間技藝年輕人不去傳承,一定會消失的。在鄉間田野,女紅物件仍然可見,但遺憾的是很多手藝并沒有跟時代接軌。我做的就是用當下的審美觀念作為重要參照,讓女紅與當下的生活方式做一些融合。”她反復提到“活化”這個詞,她所理解、所實踐的“活化”就是傳承傳統技藝的同時與時代需求之間作出某種權衡。
  作為廣東省江門市東西文創藝術研究有限公司設計總監,陳勵文的工作內容是做品牌的全案設計。看上去,她有天然的優勢將女紅創作與商業結合,但她還是堅持將二者分開,只是“適當地把自己專注的藝術方向的成果與商業進行結合”。“如果說未來的研究實踐有什么瓶頸的話,資金的制約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還是個人藝術修養的提升。另外,未來如何更加普及化,讓更多的年輕人認知女紅,喜愛女紅,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陳勵文除了商業實踐、藝術實踐,除了獲得過國家級的最高獎及個人榮譽共計20多項,還筆耕不輟,堅持著書。為振興傳統工藝,陳勵文相繼完成學術專著《皮的當代藝術研究》《民間美術及現代藝術設計研究》和有關產業成果;為了弘揚華僑文化,她推出了《中國僑都漫游》《中國僑都非遺故事繪》等系列繪本。
  “中國僑都”系列專題繪本通過數百幅手繪圖畫,集中展示了江門市最有代表性的名勝古跡、文化風俗、美食特產、非遺項目等內容。繪畫中,她特意加入了一些現代的藝術性符號,激活大眾好奇心,深得年輕讀者的喜愛。
  “這是我一輩子的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陳勵文表示,根據時間的推移,她會不斷深化下去,做寬度和深度的研究,用一個個專題創作去拓展傳承兩個方向的內容,用唯美時尚現代的審美來吸引更多年輕人對傳統的關注。
(編輯:張鈺童)
會員服務
双色球中奖规则 外围彩票为什么不能碰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福建时时中奖号码表 彩票计算器 现在玩什么游戏赚钱啊 百变王牌推荐 北京快三如何看大小规律 178棋牌作弊器 快手笛子赚钱 实况新闻在赚钱 2017北京pk10投注软件 专业破解pk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