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廈門落幕

時間:2019年11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 博
0

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廈門落幕

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揭曉

  11月23日晚,為期5天的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在福建廈門閉幕,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各大獎項也最終揭曉:《流浪地球》獲最佳故事片,阿美、王小帥因《地久天長》獲最佳編劇,林超賢憑《紅海行動》獲最佳導演,文牧野因《我不是藥神》獲最佳導演處女作,王景春憑《地久天長》獲最佳男主角,詠梅因《地久天長》獲最佳女主角,王志飛憑《古田軍號》獲最佳男配角,吳玉芳因《送我上青云》獲最佳女配角,《紅花綠葉》獲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小狗奶瓶》獲最佳兒童片,《挑山女人》獲最佳戲曲片,《綠色長城》獲最佳科教片,《奮斗時代》獲最佳紀錄片,《風語咒》獲最佳美術片,曹郁憑《妖貓傳》獲最佳攝影,王丹戎、祝巖峰、劉旭因《流浪地球》獲最佳錄音,屠楠、陸葦憑《妖貓傳》獲最佳美術,居文沛因《古田軍號》獲最佳音樂,朱利赟憑《進京城》獲最佳剪輯。

  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李屹和福建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于偉國在頒獎典禮上為著名表演藝術家楊在葆、王鐵成、許還山頒發了中國文聯終身成就電影藝術家榮譽證書。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電影產業發展迅速,市場規模穩中有升,創作生產佳作頻出。從本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入圍影片可以看出,國產電影創作類型較為豐富,風格十分多樣,其中既有《流浪地球》《紅海行動》這樣的高票房主旋律商業電影,也有《我不是藥神》《后來的我們》這樣具有鮮明藝術特色又接地氣的佳作,還有《地久天長》《送我上青云》這樣的中低成本影片;既有《古田軍號》《進京城》《找到你》這樣資深電影人主導創作的影片,也有《暴雪將至》《過昭關》《老獸》這樣彰顯年輕電影人藝術追求的作品。

  本屆電影節11月19日開幕,在5天時間里,眾多電影人和媒體人聚首廈門,通過電影評獎、頒獎、中外新片展映、學術研討、國際文化交流和文藝演出等活動,展示了當今電影發展的成果,推動了中國電影事業的繁榮。

  《流浪地球》導演郭帆表示,創作這部電影的初衷,旨在履行中國電影從業者探索新類型的責任與使命,尋找科幻電影這一類型在國內市場落地的可能性,“在過去的幾年里,超過7000名電影人齊心協力完成了這部電影”。《流浪地球》這部硬科幻電影是中國電影市場上的稀缺之作,讓中國觀眾看到了國產科幻電影未來的發展方向。郭帆表示,在影片制作的初期,缺少能夠學習效仿的對象,成為創作中最大的難題,“這是一次挑戰,也是一次艱難的摸索。”談及《流浪地球2》的拍攝進度,郭帆透露影片已經在籌備中,但制作周期將較為漫長:“預計一年半到兩年完成世界觀和劇本建構,前期籌備大概一年左右,拍攝六七個月,后期一年,一共要花費4年半到5年時間。”

  林超賢認為,作為一部主旋律作品,《紅海行動》對愛國的主題有著較為克制的表達,“沒有過多的說教,都在一招一式的搏命里體現愛國情懷”。林超賢表示,既然拍軍事題材電影,就一定得讓觀眾有熱血沸騰的感覺。影片開拍前他并不擔心動作場面的設計,反而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這部電影的靈魂在哪里?”后來他在劇本中加入了戰地記者夏楠的角色,這個難題迎刃而解。林超賢希望通過一個平民的視角,去講述什么是使命感和責任感——其實使命不單存在于軍人的世界中,每個普通人都會有信念、有使命感。“我希望通過《紅海行動》來贊美人性的光輝。”

  王小帥表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已經形成了新的家庭結構和社會結構,老百姓對全新的家庭結構會有怎樣的感受,成為自己從大的時代跨度上考慮的創作主旨。“對我而言,攝影機要對準尋常百姓,他們是這個社會的肌理。創作《地久天長》的時候,我經常被王景春和詠梅所飾演人物的寬恕與包容感動。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的鄰居叔叔阿姨們都那么慈悲。他們或許遭遇了很多不幸,但在孩子面前,他們從不表露,這就是我所理解的善意和慈悲。”王小帥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在那樣的環境里成長。“在《地久天長》中,觀眾會看到,一個人,不管遇到什么樣的挫折,卻還是在那么堅韌地生活著,依然抱著善意,這是很了不起的。這是我的一個理想。”

  王景春表示,《地久天長》對于自己來說意義很大。“中國發展這么快,大家都飛快地往前沖,在這個時候,回望我們自己經歷過的歷史,是很有價值的。”在影片中,王景春飾演的劉耀軍從事車床工作,王景春特意讓自己的背部拱起微駝的曲線,“我要符合他所有的一切,就算背對鏡頭,也要讓觀眾感受到人在戲里。”王景春有經驗,知道做車床的人就算戴手套手也會沾上機油,“機油會滲到指甲縫里,洗手時經常用肥皂一搓一洗就完了,所以做車床工作的人,手永遠是黑乎乎的”。影片拍攝時,王景春就一直摸機油,“電影唯一也是最大的遺憾,就是能聽能看,但不能聞。我想讓觀眾聞到人物手上的機油味兒,只能將自己扔進戲里生活。”

  詠梅表示,《地久天長》講的是一個“失獨”家庭的故事,生活中的自己沒有孩子,卻飾演了一位“失獨”母親。“雖然我能理解,但是這個人物的邊界我很模糊。”于是詠梅專門去跟一位“失獨”母親交流,兩人有長達7個小時的對話,基本上都是詠梅在傾聽。“通過這次交談,我就心里有底了,很多生活依據的支撐,讓對我‘失獨’這種痛有了更深的觸摸感。”詠梅坦言,自己一度不知道是否還要做演員,直到有一天終于明白了自己為什么依然在堅持,答案是——電影,“我是愛電影的”。詠梅說,自己平時接戲的節奏比較慢,會留更多的時間去生活。“我是想保持一種清醒的判斷,判斷自己生活的狀態。其實很多事情不是人能夠控制的,順其自然就好。”

  文牧野表示“處女作一生只有一次機會,所以我尤為珍惜這個獎”。文牧野記得,一位老師曾對自己說,在拍過《我不是藥神》之后,一輩子都要以處女作的精神去拍電影。“我一定會這么做。”文牧野表示,自己的處女作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未來肯定會有壓力,但創作時忠于自我是最關鍵的。“拍電影,最重要的還是得完成對自己的挑戰。”

  王志飛坦言,自己與朱總司令的外形差距很大,但這反而讓他沒有了顧慮和恐懼。“我要通過自己的深入演繹,去詮釋一個嶄新的偉人形象。”有觀眾稱贊王志飛塑造了“最帥朱總司令”,對此他表示,“這部戲我從頭到尾沒想過朱總司令的帥,而只是去體會他的內心活動。如果觀眾真的覺得影片中的朱總司令有點兒帥,可能是我在表演中無意識流露出來的人物氣質。”

  吳玉芳表示,她在《送我上青云》中飾演的角色梁美枝是一個與自己命運大不相同的女人,但只要“感受到這個人物的內心、沉浸到這個人物里面去,直到理解她了,我的一舉一動就是這個人物了,這是一種內心的流露”。在拍攝的一個月中,吳玉芳一直待在貴州,她讓自己一直“存在”于這個人物之中,不能“散黃”。對于自己的表演特點,她歸納起來就是:“樸實、自然,不‘灑狗血’”。

(編輯:賈巖)
會員服務
双色球中奖规则 福彩3d组选三复式 江苏11选五基本走势 广西快乐十分规则 时时彩5星直选稳赚 时时彩最稳赚钱方法 九连线水果压分技巧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pk10抓7码方法两期 皮皮麻将官网下载 qq捕鱼大师官网 老婆不败家赚钱给花 彩票龙虎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