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因為有了“鋼的人”,才會建造出“鋼的城”

時間:2019年10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這部小說是客觀呈現中國鋼鐵企業改革的重要案例。這么多年來,我們竟然很少有作家去觸及它、去寫它,真是不可思議。”日前在京舉辦,由湖北省作協、《十月》雜志社主辦的羅日新工業題材長篇小說《鋼的城》研討會上,《人民日報》海外版文藝部主任劉瓊如是感嘆。會上,邱華棟、陳福民、朱秀海、劉慶邦、顧建平、王十月、劉瓊、張莉、劉大先、李云雷、楊慶祥、付秀瑩、吳子林、饒翔、岳雯、劉秀娟、叢治辰、徐剛、傅逸塵、馬小淘等作家、評論家,以及耿瑞華、畢正潔、李建國、王文金等湖北省和黃石市有關方面負責人,對該作品對工業題材現實主義長篇寫作的探索及收獲展開深入研討。

  “小說的第一句就有著毛茸茸的生活質感,特別強烈,一看就是生活里泡出來的,尤其是從鋼廠出來的。”

  近日發表于《十月·長篇小說》第五期的這部《鋼的城》,聚焦20世紀90年代鋼鐵國企改革。臨江鋼鐵公司是個百年老廠、大廠,其前身是晚清洋務運動代表人物張之洞創辦的漢陽鐵廠,后改為漢冶萍煤鐵廠,曾經輝煌一時。然而,20世紀90年代陷入困境,舉步維艱,繼而進行大刀闊斧的企業改革。在國企改革這個大舞臺上,各色人物粉墨登場,演繹了迥然不同的人生悲喜劇。臨江鋼鐵公司的原型就是大冶鋼廠,這部小說就是大冶鋼廠這座百年老廠在改革、改制過程中的寫照。

  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邱華棟表示,從題材上來講,《鋼的城》可以說是當代工業題材長篇小說創作的一個新收獲。從寫作手法上也特別扎實。“首先是作家的生活底子非常扎實,小說開始就是一對戀人要結婚,結婚還盼著15號發工資,可是錢沒下來,這5桌婚禮辦不辦?可是不僅要辦,還增加了3桌。小說的第一句就有著毛茸茸的生活質感,特別強烈。一看就是生活里泡出來的,尤其是從鋼廠出來的。這個文本里隨處可見具體的、細切的、毛茸茸的生活。”

  “我覺得這部小說無論從題材選擇,還是人物形象塑造以及小說的敘述藝術手法,都算得上一部力作,是一部值得大家分析的作品,給今天我們這個時代提供了特別好的一面鏡子,20世紀的最后10年,國家的大型鋼鐵企業是怎樣走過來的,通過這部作品,我們看到了那個特別艱難的過程,看到了里面那些活生生的人。他們演繹著活生生的故事,還有他們的奮斗、他們的挫折、他們的困難、他們內心的糾結和希望。”邱華棟說。

  作家、編劇朱秀海直言,這是一個很有溫度的小說。“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想想生活被打碎的是什么人?農民從開始就得到土地,土地分到家里就開始享受改革開放的成果。這些一線的國企工人在那個年代原本生活無憂,尤其像‘武鋼’‘臨鋼’這樣的超大型國企。改革開放一下子把工人原來的生活打碎了。這部小說非常真實地表現了這個過程。我第一次看到這段歷史,從這個角度來講,作者的心是溫暖的。”朱秀海表示,最重要的一點是,這部小說寫了人的高貴,這也是其愿意讀這部小說的一個原因。

  “這是一部具有鋼的質地以及鋼的金屬音色的好作品”。

  出生在鋼城的羅日新從小生活在濃濃的鋼鐵味道中,大學畢業分配到大冶鋼廠煉鋼,開始與鋼花對峙、與爐火交鋒的火紅生活。豐富的生活積淀成為他成功描繪出形形色色鋼鐵工人群像的根基。湖北省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耿瑞華認為,羅日新筆下的臨江鋼鐵公司(大冶鋼廠)雖在近現代有過輝煌,但在時代發展變遷和市場經濟進程中,和許多國有企業一樣,不得不進行改革改制,臨江鋼鐵公司員工和眾多其他改制的國企員工一樣面臨艱難的抉擇。羅日新對企業改制感同身受,因此,作品中他真實呈現了企業改制這個大變局,深情地描寫了“鋼的城”中各色人物各自不同的命運。由于作家極其熟悉鋼廠生活,因而他描寫的故事情節極其生動,刻畫的人物形象也極其鮮明。更難能可貴的是,作品把“鋼的城”幾代人的命運和時代變遷及整個中國特鋼工業改革發展的進程聯系起來,記錄書寫了時代,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工業題材現實主義長篇佳作。

  “一名優秀的作家必然是一名歷史的清醒審視者和評判者,羅日新擔當得起這樣的稱譽。《鋼的城》可以說是對20多年前的國企改革所進行的一次嚴肅的歷史反思。易國興大刀闊斧的改革看似很見成效,但日久天長其問題暴露無遺,最終導致一個具有百年歷史的大型國有企業被收購。在那場國企改革大潮中為什么有的企業成功了,有的企業失敗了,發生在臨江鋼鐵公司的故事就是一個典型的縮影,祝大昌用最樸實的語言說出了其中的關鍵:‘馬克思的學說,就是維護勞工的利益’。”評論家賀紹俊如是說。他認為,在《鋼的城》中,作者以真實而又質樸的敘述還原了20世紀90年代在中國大地上發生的國有企業改革大潮的風起云涌。“羅日新不僅熟悉工廠,而且熟悉工人,他所塑造的工人形象,上至公司領導,下至普通工人,個個栩栩如生。《鋼的城》里活躍著一群‘鋼的人’,因為有了‘鋼的人’,才會建造出‘鋼的城’。這是一部具有鋼的質地以及鋼的金屬音色的好作品。”

  《文藝報》總編輯梁鴻鷹則認為,即使從世界范圍看,大工業題材小說創作也沒有積累起多少現成的、好用的經驗,同樣,寫大工業成功的作品歷來寥寥。從小在鋼鐵企業大院成長,熟悉自己身邊鋼鐵工業和鋼鐵工人生活的羅日新敢深入挖掘這個題材,既是出于使命感和責任感,也是具備了深厚的積累,有著深入的思考,具備創作能力的必然。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劉大先從作品的情感基調中讀出的是一種奮進之氣。他表示,像這樣的題材,嚴肅文學通常有兩種大的情感模式,即要么是具有傷痕經驗的感傷式書寫,要么是把創傷轉化成憤怒,但是這個小說既不是憤怒的,也不是感傷的,又不是分享艱難,而是以一種自強不息的、不卑不亢的、昂揚的方式來確立人物的主體性。這一點較為難得。

  “堅硬的生活需要堅硬的寫作。”

  “我們剛經歷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大慶,為什么要紀念70年?因為這確實是艱難的、漫長的、偉大的70年,其中有篳路藍縷,有披荊斬棘。我們國企改革中大批產業工人作出了犧牲,他們為共和國作出了巨大貢獻,這才是有歷史感的重要經驗,是中國獨有的經驗故事。我們走過來了,而且成功了。工人們在宣布下崗的時候還在唱《咱們工人有力量》,這就是生活。我特別相信這里的生活,看完后我覺得好熟悉、好生動。”劉瓊說,這樣的創作的確是有原型的創作,這樣的創作原型,今天的作家一定要認識、接觸和了解。“所以我把它叫做堅硬的題材、堅硬的寫作,堅硬的生活需要堅硬的寫作。這種寫作非常艱難,因為它不是那種討巧的寫作,但羅日新寫出來了。他寫出了歷史感,也寫出反思性,包括對人物命運的處理,都有歷史的反思。”

  “36年前,我在煉鋼廠任技術員,業余時間幫助小集體企業做設計,3個月畫一套圖紙,報酬是200元。而我利用業余時間寫作,3個月創作一篇小說,稿費是10元。同樣的時間、努力和付出,勞動報酬的結果相差巨大。但我寫作過程中的喜悅之心卻是設計畫圖中不曾有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年輕時的我,甚至于找過廠長,想調到設備處管理備品備件,以便有更多的時間寫作。記得當時廠長以為我瘋了,一個煉鋼廠的工程師,多么受人尊敬的崗位,竟然想調去倉庫當管理員。父親知道后,氣得跳腳,3個月沒和我說話。”羅日新坦言,自己夢想成為一名作家,用文字和全世界交流。“生活的忙碌,讓我進入商界,不惑之年后才發現:文學是我生命的意義。有時候我在黑夜里寫著寫著,時間長了,經歷過的人和事就會自然而然地打心底里蹦出,曾經交往過的朋友又再次聚集在一起,演繹發生過的故事。”

  羅日新透露,《十月》雜志發表的《鋼的城》是其寫鋼廠歲月的上卷,下卷正在創作之中。“下卷從上卷的10年后開始,從2010年到現在,也就是美國對中國的鋼鐵反傾銷開始。當年我在美國休斯敦,感受很深。中國石油專用管從90%進口,到現在100%國產化,并且30%出口,中國制造真的很強大。鋼鐵強則國家強,中國的鋼鐵產量現在世界第一,高端產品質量也世界領先。大冶特鋼生產的產品,如今已廣泛應用于中國第二艘自主生產制造的航母、動車上的高速軸承等國家重點建設領域。《鋼的城》計劃最后寫到中美貿易戰的大結局。整個《鋼的城》下卷準備寫30萬字,旨在展現整個鋼廠近50年來的變遷發展。”

(編輯:賈巖)
會員服務
双色球中奖规则 云南快乐10分在线预测 智博彩票代理 pc加拿大28预测 排列五开奖官网 排列3 平刷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pk10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pk10六码全年可用 时时彩稳赚10的技巧 重庆时时彩2期龙虎计划 三人麻将怎么调 双色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