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敖昌群:春華秋實,從藝從教50年

時間:2019年11月2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越 聲
0

  四川音樂學院原院長、著名作曲家敖昌群教授日前在成都舉辦了四川音樂學院建院80周年以及他從藝從教50周年師生音樂會,精彩紛呈。我早就認識敖昌群,采訪他卻是在2005年的夏天,《超級女聲》引發的盛況讓我想一探究竟。當年,該賽事報名人數超15萬,總決賽三強之戰收視率超高。在這場火爆全國的選秀節目中,比賽前五名有三名都是“川音”人:李宇春、何潔、紀敏佳。拿下冠軍寶座的李宇春,當年正在四川音樂學院流行音樂學院(簡稱“川音通俗學院”)讀大三。

  這一年,是敖昌群擔任院長的第三個年頭,也是他與有識之士共同促成川音通俗學院成立的第四個年頭。“通俗學院的建立,是我們學校在辦學過程中的突破。在此之前,專業的音樂院校是不可能設立通俗音樂專業的。”有人曾把流行音樂、通俗音樂歸入“低俗音樂”的范疇,指責其帶有商業運作的成分。“但就是這樣的音樂,在人民大眾的接受上比例是相當高的,國外的專家曾經統計過,通俗音樂的受眾面占比在70%左右。”敖昌群說。

  當年敖昌群接受我的采訪時說,“高等教育為什么不可以面向大眾藝術?文藝是為人民服務的,人民需要的東西我們怎么能熟視無睹?”2001年川音通俗學院正式成立,“這是集體智慧的結果。大家雖然還有一些不同的意見,但在總的發展方向上是齊心協力的。”與某些音樂學院只設立通俗唱法專業不同,“我們是全面鋪開,從流行唱法到流行演奏,從流行音樂創作到錄音制作、流行舞蹈,甚至歌詞寫作,都作為一個系統全面推出來。”“我見證了原計劃在十年之內培養出一個在全國甚至更大范圍引起明星效應的歌手來,沒想到僅僅四年,李宇春就出現了!”敖昌群說。

  敖昌群還分享了一件“趣事”:“李云迪獲得肖邦國際鋼琴比賽第一名,似乎沒有在社會上引起多大反響,反而李宇春獲獎以后,別人一見面就夸贊:‘你們工作做得不錯啊!四川音樂學院現在很有名氣啰’。”這件“趣事”讓敖昌群“腦洞大開”,川音兩手并舉:既要托舉“李云迪”,也要托舉“李宇春”。

  從1995年擔任副院長,到2010年卸任院長職務的15年間,敖昌群還著手組建了四川音樂學院交響樂團,并且破格引進吉他、薩克斯風、雙排鍵電子琴等新的小專業,至今已經碩果累累。

  值得一提的是,四川音樂學院交響樂團為音樂院校樂團的建設提供了范本,引得不少同類學院取經學習,而且對川音意義更重大:學校有了一支高水平的樂團,可以為師生們提供廣闊的藝術實踐平臺,能高質量完成各種演出任務,為高雅藝術的普及推廣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力量,實現了四川音樂學院眾多音樂家多年來的夢想。

  從小受到音樂環境熏陶和影響的敖昌群,不僅在家里聽父親引吭高歌,還常常隨父母參加各種各樣的音樂會,接觸了不少四川民族民間音樂和曲藝音樂,這對他日后的音樂工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我們家五兄弟,個個都喜歡音樂。”

  1963年,四川音樂學院附屬中學招生,敖昌群正好小學畢業。愛音樂的他,被父母“委以重任”——考川音附中。

  經過母親手把手教彈鋼琴,唱了一首父親教的《金瓶似的小山》,以及一系列考試,招生考試順利通過。“考進四川音樂學院附中,對我來說是人生中的一次很大轉折,因為我的太太張莉娟也在這一年考進來。我們同時開啟了音樂學習、音樂事業的起點。”

  敖昌群當時所在的川音附中班級,人人都有藝術特長,而且行當齊全,除了都要學習鋼琴外,全班同學還分別學習小提琴、大提琴、揚琴、琵琶、竹笛、二胡、箏、古琴等專業。學揚琴的敖昌群和學二胡的張莉娟當年都是班上的優秀學生,這個班里,還有劉曉慶。

  1966年之后,很多老師沒辦法繼續給大家上課,但敖昌群和同學們仍執著于音樂藝術,照樣勤學苦練,自我提高音樂技能。在學校,除了揚琴專業學習外,敖昌群還自學了手風琴,并嘗試把班里同學們所學的各種樂器編在一起,創作了一首小合奏,這是他獨立創作的啟蒙。“完全是自學,憑著自己的愛好,憑著自己的想象,憑著自己的熱情,把西洋樂器和民樂器編在一起,應該是我創作的開始吧。”

  其實,那時候敖昌群手風琴演奏和鋼琴演奏都很不錯,但他最終卻因“創作可以把你的情感通過你的作品更好地表達出來”而選擇作曲系。“我們班有十位同學,從上萬的學生當中挑選出來,后來產生了兩位院長,若干名系主任,還有不少音樂理論家、作曲家,圈內人都知道,川音的作曲系很強大,全國各大音樂學院作曲家很多都是川音走出去的。”

  回憶起大學的生活,敖昌群用“如饑似渴地學習”來形容。“畢業前,我們班同學集體向學校打報告,要求延長學制。沒學夠啊!不管是從創作理論角度還是創作技術角度,都覺得沒有學夠。尤其是工作之后才發現掌握的東西離工作崗位的要求很遠。哪怕在學習之后,高度也沒達到,就向學校提出再學幾年。但這個要求顯然沒有實現,1982年畢業后,就留在學校了。”

  敖昌群回憶,自己的主科老師黃萬品教授,對作曲寫作的要求非常嚴格,“一個主題往往要改8至10周。第一周,三小節拿去,老師提出修改要求;第二周,老師繼續提出修改要求。可能經過8周甚至10周,一個主題或樂段才符合老師的要求。這樣的教學,讓我們對創作的嚴謹性、創作的高標準,都有了新的認識。”

  2010年,離開了擔任多年的川音院長一職,敖昌群終于有時間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創作音樂作品,舉辦學術講座和音樂會……

  2012年11月28日和30日,敖昌群第一次在上海舉辦“我愛你中華——敖昌群作品音樂會”,集中展示了他的部分交響樂作品和聲樂作品。

  記得11月28日演出的前一天,正好是上海音樂學院成立70周年紀念日,不少專程來上音出席院慶活動的全國各專業院校的領導、專家聽說敖昌群將在上海大劇院舉辦作品音樂會,就直接改簽了回程的機票。聲樂作品音樂會在賀綠汀音樂廳舉行,96歲高齡的周小燕教授,穿著高跟鞋來到現場,那一天的天氣特別冷,德高望重的周先生將近兩個小時的演出看完。第二天,周先生還對敖昌群說她仔細地將他歌曲作品專輯的樂譜讀了一遍,我在現場記得她還對敖昌群說:“下次你再來上海,一定會聽到我的學生演唱你的作品。”

  2016年,周先生的弟子、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李秀英教授在音樂會上演唱了敖昌群的歌曲《遙遠的可可西里》和《家在何處》。

  在西藏地區的8年生活成為敖昌群人生難得的經歷,并深刻地影響了他的藝術創作。“作曲家在音樂作品中反映自己所熟悉的生活、所熟悉的情感、所熟悉的體驗是音樂創作重要的前提。沒有生活的深刻體驗和認識,沒有對生活刻骨銘心的情感,音樂作品就會蒼白無力,成為無病呻吟的應景之作而失去藝術的價值。”

  敖昌群的妻子張莉娟也是聲樂教授,是敖昌群的賢內助。在敖昌群的音樂作品名單中,有一首專門為妻子作詞作曲的歌:《心和眼睛》。歌詞這樣寫著“天邊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水晶般剔透純凈/就像我愛人的眼睛/天邊懸著一輪燦爛的朝陽/血一般火熱鮮紅/就像我愛人的那顆心”。

  張莉娟老師給我最深刻的印象竟然是汶川特大地震的當晚,我在成都出差,滯留成都,當晚也和大家露宿操場,只見一位女教師正在分發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各類衣服給大家,仔細一看,才得知是張老師回家取來自己丈夫、兒子以及自己的衣服分發給大家以備需要,那個時候讓所有在場師生感動備至。

  敖昌群和張莉娟,是音樂界的一對神仙眷侶,“張莉娟永遠是我作品的第一聽眾。”1984年,敖昌群寫完《我愛你,中華》后,在火車站接到上海進修歸來的妻子,在電車上就忍不住興奮地要與妻子分享這個喜悅;為張東輝作詞的《媽媽格桑拉》譜曲時,敖昌群的第一個聽眾就是張莉娟和當時還不到十歲的兒子敖翔。

  每每提到敖昌群,張莉娟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她對他的事情了如指掌,是敖昌群的“不管部長”——“沒有什么事是不管的,我只管寫,剩下的事情都是張老師負責。聯系錄音棚、為演奏者買水買飯、聯系車,客串鍵盤手、指導歌曲的演唱,我的講座,她是助講嘉賓。她犧牲了自己的時間,把里里外外的家事都承擔起來,相夫教子,事無巨細。”

  從1963年走上音樂道路至今,作曲已經融入敖昌群的血液,融進了他的生命,在他的作品音樂會舉辦之前,他對我說,“已經退休這么多年,對于一個創作者來講,我們走上音樂創作這條道路以后,就永遠離不開它。”

(編輯:馬征)
會員服務
双色球中奖规则 彩票不倍投稳赚 拉霸王国app下载 实况足球赚钱队 天津快乐10分 重庆快乐十分群 好友赣南麻将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购买平台 哪里要棋牌平台代理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开奖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app 飞艇最稳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