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電視>熱點推薦

編劇高滿堂:《老酒館》的故事在心里藏了十年

時間:2019年09月02日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李夏至
0

  在北京衛視播出的年代大戲《老酒館》,由金牌編劇高滿堂與實力演員陳寶國再度攜手創作。該劇自開播以來收視數據持續攀升,并在上周末再創新高。如果說十年前的《闖關東》是國產電視劇史上繞不過的現象級作品,再度提筆描寫東北題材,高滿堂這次其實是想把故事獻給自己的父親、獻給故土。

  高滿堂祖上從爺爺那輩開始闖關東來到大連。他介紹,如今的大連有近半數的人口來自山東,而他的父親就在大連的興隆街上開了一家酒館,《老酒館》里迎來送往的故事一半是戲,一半則來自他父親的生活經歷。《老酒館》的故事從風雨如晦的1928年一直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跨越近20余年的歷史風云,講述了闖關東來東北的小人物陳懷海(陳寶國飾)歷經磨難以后,來到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大連,開老酒館謀生計,并通過老酒館結交抗日志士,傳播抗日思想,與殖民者斗爭的故事。

  “一個旅順口,半部近代史”,懷著對歷史的敬畏,在父親百年祭的時候,高滿堂終于落筆開始書寫這個已在腦海中千回百轉的故事。他記憶里最深刻的,便是小時候父親飲酒后的美妙時光:“我父親每次喝完酒都會拉起他那把破二胡,唱《空城計》就是喝美了;唱《徐策跑城》,就是喝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來一出山東呂劇,這就差不多該睡了。”

  雖為酒館掌柜,印象里父親卻從未因喝酒失態,究其原因倒并非由于酒量好,而是克制和自律。“有的人喝了酒是豹子膽,醒了酒是兔子膽。喝起酒連說話都要小聲的人,是白吃白喝看白眼;而喝酒拍胸脯的這種人,也要離他遠點。”話糙理不糙,父親話中蘊含的道理影響了高滿堂的世界觀,乃至多年以后他將這半生的體悟都潤物細無聲地滲透到這部作品里:“我雖然沒看到他的酒館是什么模樣,但是這幾十年當中,他不斷地描述著老酒館里的故事和他的為人處世。這個酒館的模樣其實早就在我的心中存在,而且是光芒四射的。”

  高滿堂筆下的陳懷海,既有自己父親的影子,又進行了藝術創作,塑造了一個“中國人心中最好的父親樣板”。他在家為父,愛護妻兒;在酒館為掌柜,關心兄弟;在好漢街是主心骨,攜老扶幼、扶危救困,是《老酒館》的核心,是那種脊梁式人物。和過去的作品有明顯不同,《老酒館》超出了一半家庭戲和社會戲的范圍,而是通過戲劇情境的建構,讓老酒館這個載體成了一個特殊的場合。

  高滿堂在群像塑造和敘事結構上,采用了以酒館掌柜陳懷海為核心的多層結構:“陳懷海相當于一個穩固的主線和樞紐,來往的酒客們就是一根根縱橫交錯相互融合的支線,這些人物進出開合,收放自如。”在導演劉江看來,這些人物群像栩栩如生,充滿了江湖氣,卻又將掌柜陳懷海的重情重義體現出來。

  《老酒館》這個故事正式動筆其實寫起來很快,對高滿堂來說,因為這個故事在心中裝了十年,所以一旦準備落筆,寫起來就如有神助。這樣用十年去準備、再用三年的時間去創作跟組,對高滿堂來說是常態,對如今市場上的新生代編劇來說則顯得“過時和老土”。高滿堂說,只有生活永遠能賦予自己源源不斷的創作靈感,要想故事寫得真,就得真的去感受,“我愿意讓創作速度慢下來,有了原創,中國的電視劇才有長久的生命力。”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双色球中奖规则